切换到宽版
  • 129阅读
  • 0回复

辅导孩子学习,这3个脑科学知识你有必要知道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闲亭芝兰
 

【引领右脑】
全脑潜能开发

//为什么背了很多遍的东西,临考前依然记不住?
//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,究竟什么样的学习方式,才是它所喜欢的?
//为什么有的学生 “死记硬背”能力很强,有的学生则完全不行?
随着脑科学、神经科学、认知科学的发展,这些困扰教育界的话题,也同样成为科学家们热衷探讨的话题。

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 “神经教育倡议” (Neuro-Education Initiative)的创始人和负责人玛丽亚·哈迪曼(Mariale Hardiman),一直致力于神经科学和教育方面的研究。

Mariale Hardiman,她曾在一所公立学校任教30年之久
哈迪曼一直坚持,大脑是有可塑性的,“老师并不需要了解大脑中的每个化学反应机制,但是应该懂得一些基础的神经科学知识,明白学生的大脑是在不断发育的……”
为此,她出版了《脑科学与课堂》一书,提出风靡北美的 “以大脑为目标的教学”模型,简称“脑靶向教学法”(Brain-Targeted Teaching),即通过改进教学中的六大环节,让大脑真正进行学习和思考。

《脑科学与课堂》
如今,在很多美国学校,都可以看到这一研究成果在教学中的运用。
最近,哈迪曼在接受美国垂直教育媒体EdSurge采访中表示:大脑的学习效果,可能还与“共情”和“同理心”有关。
她认为,如果在其他学科课程里,加入艺术方面的学习,不仅能改变课堂环境的枯燥,使学习者更容易和学习内容产生情感上的连接,还能影响大脑的学习方式,帮助学生提高记忆力,延长注意力持续时间。
那么,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?为什么增加艺术的教学内容,能提高大脑的记忆和学习效果?结合她的最新采访,我们一起了解一下。

01
脑靶向教学:引发真正的学习‍
90 年代是脑科学研究迅速发展的时期。过去几十年里,涌现出很多神经科学、认知科学方面的研究成果,这也让教育界感到振奋。
认知神经科学家哈迪曼,在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读博期间,就开始关注神经科学和认知科学,研究儿童应该如何学习、以及教师应该如何教学。
但是,当她刚开始提出“以大脑为目标的学习”这一理念时,很多人都不以为然,连她的教授都对此不解:“这是我听过最蠢的研究题目,你还能用什么学习,用脚吗!”
哈迪曼解释说:虽然我们都知道学习在大脑中进行,但是,不是所有的教学都能引发真正的学习。我关注的是怎样真正地,让大脑进行思考、学习。
作为一名认知神经科学家,她基于来自脑科学、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成果,创立了“脑靶向教学法”,希望真正破解“激发学生兴趣”“让学习有效且持久”的教育难题,在情绪和认知、注意力和记忆之间,建立紧密联系,将“大脑是如何学习的”奥秘,转化为课堂实践。
目前,这种新型教学法已经在美国各地蔚然成风。
它提出从情绪、环境、设计、掌握、应用、评估这六个方面,改进教学。包括营造愉悦的学习氛围;创建对学习有利的物理空间环境;设计学习体验;勾勒知识大图景,促进学生对概念的深层次理解;通过有效的教学活动,促进学生对知识的记忆和掌握;以及对学生进行多元化的形成性评价。

2017年,一档《灰质:用大脑学习的方式来教学》(Grey Matters:Teaching the Way the Brain Learns)的纪录片推出,它用一年时间跟踪记录了美国中小学各科教师们在课堂上实施“大脑靶向教学法”的故事。
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罗兰公园学校(Roland Park Elementary and Middle School)和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毗邻,同时也是哈迪曼曾经担任校长的学校,自然成了她推行“脑靶向教学法”的首选之地。
多年来,“脑靶向教学法”的精髓,已经渗透到了教学的方方面面,比如,该校的课程设计总体原则是:以新融旧,将每个习得知识点都无缝整合到学生既有的知识网络中。借此,去提高学生理解、掌握和运用的水平,尊重大脑神经元“互相连接,一起激活”的规律。
在教学策略上,也力求做到多元化。将音乐、戏剧、表演等艺术内容,融入现有的学科学习;增加课堂辩论、头脑风暴、分组讨论等教学方法,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对大脑进行信息反复“输入”和“提取”的训练和刺激,真正改变大脑结构,形成永久性的连接。
更值一提的是,罗兰公园学校连走廊的壁画,都经过一番“精心设计”,尽量选用广受学生欢迎的艺术家和流派的作品,营造轻松愉悦的学习氛围。
从脑科学角度解释,这是为了突破拦在前额皮质(主宰认知)前面的边缘系统(主宰情绪)的阻碍。因为大脑更钟情于有趣的信息,会自动拦截、过滤或忽略不那么新、不那么重要,或不那么让人兴奋的信息。

02
艺术,促进大脑记忆和认知‍
纪录片《灰质:用大脑学习的方式来教学》的拍摄者拉蒙那·佩尔邵德,还分享了自己采用“脑靶向教学法”在家教女儿学习的home schooling经历。
刚开始,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任务的艰巨性。直到有一天,她发现自己成天都在不停地责问女儿“你怎么就是记不住?怎么就是理解不了?”有时候甚至为了女儿的学习,母女俩对峙一整天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听闻哈迪曼关于大脑处理、存储和提取信息的演讲。她意识到:自己和女儿之间缺少积极的情感连接,使得整个学习辅导过程变得阻碍重重。
“女儿根本谈不上享受学习的过程,更何谈让知识过关斩将,到达大脑的前额皮质层,得到积极的处理和储存?”她决定尝试这种立足于脑科学的教学法。
实践下来,佩尔邵德有了自己的体会,“说到底,就是让学生在好玩的环境里,开心地学习。因为我们的大脑倾向于记住好玩的事情。”
这就要求我们营造一种轻松有趣的学习氛围,保证孩子的情绪是愉悦的、对学习感到兴奋的;如果处在压力、负面情绪的包围下,大脑的学习和记忆能力会明显减退。

当然,在哈迪曼提出来的“脑靶向教学法”中,“好玩”只是首要目标。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教学环节是:借助音乐、戏剧、表演、文学等艺术教育的手段,促进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和掌握。
不管学习什么,都需要与学生的遗忘做斗争。怎样巩固学习内容,防止记忆衰退?在传统教学中,老师会通过重复训练,一遍遍地用同一种方式,教同样的内容,让学生增强记忆。
但是,这样的教学方式,会让学生觉得十分无聊,效果也不一定好。为了避免课堂浮躁和效率低下,如果能在课堂上增加艺术的形式,提供不同的教学活动,则会大大增强学习效果。
“一般来说,大脑更喜欢有创造性的、新颖的学习方式。”她建议把艺术科目嵌入每一个学习单元中,利用艺术科目来强化教学内容、推进教学效果。
这就需要我们从整体上设计教学方案,思考通过什么样的教学活动来实现。而具体到某一位老师,他又该如何把艺术内容纳入课程?
这对老师,提出了一定的挑战。在哈迪曼的研究中,她发现,老师往往会有很多顾虑和紧张,比如,有的老师说“我真的不喜欢唱歌,我不想在自己的学生们面前唱歌。”
哈迪曼表示,其实,并不需要老师自己唱歌,他只要放 CD 或者播放音乐。而且课堂上的艺术活动很简单,完全不需要学科老师取艺术方面的学位。”
当然,具体每一门科目,如何加入艺术的形式,比如,在文学、历史等课堂上,融入观看电影、博物馆参观等艺术活动,设定什么样的主题?如何更大程度激发学生的思考?则需要每位老师自己摸索了。
同时,这也需要学校在课程设计和教学内容方面,赋予老师一定的发挥空间。

03
大脑需要更个性化的学习‍
哈迪曼所在的研究中心,在2014年实施了一项实验,研究“和传统教学相比,艺术整合教学能否产生更好的学习效果?”
在这项实验中,随机分配两组儿童,学习相同的学科单元,一组为对照组;另一组儿童,在共同的学科内容基础上,整合添加了艺术元素。学习结束十周以后,相当于间隔了一个暑期,再来测试他们对所学内容的记忆水平。
虽然已有详实的资料说明,艺术科目会带来许多益处,比如调动学生的参与度、提升创造性思维、拥有更多问题解决方式等。但这项实验,还是有了新发现。
哈迪曼发现,在学习了含有艺术元素的科目后,那些原本成绩薄弱的学生,其记忆水平有很大的提升;而原先成绩较好的学生,则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哈迪曼推测,当一个学生在传统教学中,已经能取得很好的成绩,可能就不太需要借助为他多样性活动来变得更好;但是对于那些学习吃力,成绩起伏不定的学生,如果在课程学习中增加艺术内容,则能让他们有更好的学习表现。
“没人知道怎样缩小学生成绩之间的隔阂,我认为艺术科目也许能提供一种最有可能的学校改革,真正缩小学生学业水平的差距。”哈曼迪表示,会继续研究这一课题,看能否通过整合艺术内容的创新教学,让所有学生对学习本身感兴趣。

与此同时,这也说明:大脑在学习和认知方面,是因人而异的,没有什么“一刀切”的学习方法,适合所有学生。
哥伦比亚大学的大脑研究员Lara Boyd博士,在一次题为《颠覆你对大脑的认知,我们是如何学习的》Ted演讲中分享:“鉴于我们每个人大脑的独特结构和功能,神经可塑性的模式,在人与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异。”
这也是为什么,有的孩子可以在传统的教育环境中茁壮成长,而别的孩子却不能;为什么有的人能轻松地学习语言,而另一些人却能学会任何运动并表现出色。
这一发现,也给老师和家长带来启示:每个孩子都有着各自擅长的学习领域;而且由于大脑接收知识的方式各不相同,因此,即使是同一课程,有些孩子学起来就是要比其他人更吃力。
在传统教学环境中,那些无法适应“死记硬背”和“你讲我听”的学生,很容易在学业上变得薄弱,成为所谓的“问题学生”。
这一切,都根源于大脑的差异性。

所以,最好的学习策略,一定是因人而异的。
Lara提醒:只有用大脑喜欢的学习方式,重复那些对大脑有益的行为习惯,才能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。当然不管怎样,只有通过不断练习,才能重塑大脑的神经,让大脑产生改变。
“在帮助你学习方面,没有什么比练习更有效了。练习难度的增加,以及付出努力的增加,会给你带来更强的学习能力,促成大脑结构的变化。”Lara说道。
正如“1000万小时训练”这个很流行的概念,我们想要学习和掌握任何一项技能,需要进行一万个小时的刻意训练。
不过,Lara博士认为,时间长短并不能一概而论。“对于一些人来说,可能需要更长时间,而有些人只需要很少的时间。”
图片来源:The Neuroscience of Art;
参考文献:Sydney, J.;‘This Neuroscientist Wants to know your Brain On Art—and How It Improves Learning’.
方兆玉;《“脑靶向教学法”风行美国》‍
你的“在看”就是最好的陪伴!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